经营之道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经营之道

曹德旺:我不会因为别人造谣就把我造谣走了
阅览次数:116        发布时间:2017-9-25 22:17:28

2016年底,“玻璃大王”曹德旺以“跑了”的方式火了起来。

事件起源于他对外宣布将豪掷10亿美金在美国俄州建厂。这引发了中美制造业的成本热议,更有媒体曝出“曹德旺跑了”、“别让曹德旺跑了”等言论。

今年6月份,曹德旺又以“栽了”的方式登上多个媒体版面。

原来,他在美国的工厂遇到了文化冲突,被解雇的副总经理爆料“觉得自己因不是中国人而被解雇”。甚至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UAW)也发起激烈的工会运动。

这些事件背后的真相是什么?曹德旺“走出去”的经历又给了我们哪些借鉴呢?

艾问曹德旺:半年亏损千万,美国建厂后悔吗

美国建厂一年亏一亿美金,可曾后悔?

71岁的曹德旺,依旧保持着多年的习惯。早上四点半起床,喝茶看书。7点半之前会出现在公司,偶尔会在抽烟时陷入思考。

去年12月份,他的一个拓展福耀玻璃国际化版图的决定,竟引发了各种媒体讨论,这让他始料未及。

刚开始看到“曹德旺跑了”、“别让曹德旺跑了”一类的字眼时,他会稍显激动,斥责标题党“卑劣而可怜”,然后有机会便予以澄清。

如今距离媒体曝出“曹德旺跑路”的时间已过去了八个月。出现在艾问人物镜头里的曹德旺,精神矍铄。

再次谈起这个话题,他已不复激动,反而多了一份从容。

他的出发点很简单,福耀玻璃要国际化,在国外建厂是必经之路。美国从七十年代开始去工业化,做虚拟经济、做IT,现在调整了,制造业的土地成本、能源成本、物流成本等都比中国要低。就总体盈利来说,在美国制作汽车玻璃要比在中国多挣十几个点。

“中国人很敬业,做事情效率也高,但是如果加进去交易成本跟制度成本,中国制造业是没有竞争力的。”曹德旺一向以说话耿直、从不搪塞著称,他想通过这个举动提醒政府、企业家,中国制造业要有危机感。

对于那些说他“跑路”的言论,他觉得莫名其妙。“福耀玻璃在全世界9个国家投资,在中国16个省都有福耀集团,市场销路65%在中国,在上海发A股,在香港发H股,中国政府这么尊重我,我为什么要“跑”?我不会因为别人造谣就把我造谣走了。”

几个月前的美国工厂中美文化冲突事件,曹德旺坚定的认为解雇副总经理是因为他工作不称职,浪费钱。很多美国工人上班‘磨洋工’,美国工厂的生产力明显没有中国生产力高。

“中国制造业确实存在问题。”此时的曹德旺眉头轻锁,“一,流动性过剩。二,低水平同质化建设比较多。三,现在国家在转型调整,无论是生态环境、金融环境还是经济环境都对制造业有制约,税收重、费用重。制造业面临着综合性的多方面因素考验。”

美国工业化基础扎实,中国是农业大国。中美制造业的差距是长久的历史文化遗留下来的,曹德旺觉得必须面对这个现实,要想度过目前难关,需要首先有一个大格局,能够理解国家调控政策。其次,每个人把自己的行业做好,做到极致。这样国家的问题就自然能够解决了。

企业该不该“走出去”?如何“走出去”?

尽管福耀玻璃已成为中国也是全球最大的汽车玻璃专业制造商,但是在多个公开场合,曹德旺仍很乐意称自己是小微企业的代表。

的确,时光倒流到四十多年前,曹德旺做过倒卖木耳的生意、卖过树苗、做过厨师。1983承包高山镇异型玻璃厂,在一年时间内,使企业扭亏为盈。福耀玻璃的成立也是从小微企业做起。

他把小微企业比作国民经济的“神经末梢”,为大企业服务,同时为大企业消化产品。应得到国家的重视和培养。

他把小微企业比作国民经济的“神经末梢”,为大企业服务,同时为大企业消化产品。应得到国家的重视和培养。

对于“死亡税率”即“把小微企业的经营成本算起来,税率负担高达40%,成本和负担之重使小微企业活不下去。”的这种说法,信仰佛教的他给出了如下解释。

“《金刚经》里面阿难问释迦牟尼佛:你死了以后我拜谁为师?释迦牟尼说,你拜戒律为师。靠自己戒掉贪嗔痴,就会成佛。因此,小微企业不要跟人家比,人家赚20%、30%是他的事情,我们赚5%是因为不熟悉进货渠道和产品,熟练了利润就上来了。”

他不建议小微企业轻易转型升级和跨国发展,“现在这么困难,不转不死,一转就死,因为转型和生机是动意词。在中国都没有做好,出去怎么做?实力不够的话不要跨国,资金短路的时候资本主义国家不支持你。”

但是如果企业发展到一定规模,无论是从产品、技术、资金等各方面来说,都有实力跨出去,那么就一定要走出去。

“走出去”要做到有的放矢。要想好“为什么走出去?”、“要走向哪里,是否了解”、“要做什么?”、“走出去是否还能走回来?”等一系列问题。

“为什么走出去?”也就是要对走出去的“目的”想清楚。

福耀玻璃在美国的投资,花了19年时间研究市场。在俄罗斯市场的研究,也花了17年的时间。福耀玻璃是先用产品去探索需求、培养市场。需求确定了再进行投资。

“要走向哪里,是否了解”是企业要确定的目标、要做的调研。

欧美发达国家的优势在于有着成熟的市场经济。劣势在于其本地企业水平和品牌知名度也很高,投资优势不明显。曹德旺认为金砖国家是个不错的方向。

“要做什么?”是企业定位,“走出去是否还能走回来?”指的是盈利。

在曹德旺看来,企业走出国门是为了和当地企业实现互补,而不是切断别人生路。“走出去”之前要考虑到将面临的问题,比如当地经济稳定程度、文化差异、法规制度、本土化管理等。走出国门就是为了盈利,一切将回归商业本质。

如果中国经济必将国际化、全球化,企业“走出去”是企业扩张必经之路,那么正视中外制造成本差异,改善国内企业经营环境,将是拓展中国经济空间的有效途径。

“一块玻璃改变命运”

1946年,曹德旺出生在上海,在福清长大。9岁上学,14岁辍学。在一日两餐的清贫家境下,母亲乐观的性格对他的影响很大。母亲教育他“出门要抬头微笑,不要说肚子饿,要有骨气、有志气!”的话至今记忆犹新。

1976年,曾做过一系列小生意的曹德旺,回到福清高山镇异型玻璃厂当采购员。7年后,他承包了这家玻璃厂,并很快实现盈利。

一次曹德旺带着母亲去武夷山景区游玩,回家时雇了一辆小汽车。司机提醒他不要碰坏几千元钱一块的玻璃。在惊异于汽车玻璃的昂贵后,曹德旺回福州后,开始了在汽车玻璃领域的探索。

成本低、利润高、被外国品牌垄断,是曹德旺考察完汽车玻璃市场后的总结。从那刻起,他就立志,要让中国人有一块自己的玻璃。

1986年,年过不惑的曹德旺开始了制造汽车玻璃的筹备工作。因为赶上国家鼓励汽车零部件国产化,他顺利拿到投资,之后去芬兰买回一套生产汽车玻璃的机器。

终于,曹德旺生产出成本不到200元的汽车玻璃,并迅速火爆市场。这也成为他一生中里程碑式的选择。

1987年,福耀玻璃成立,曹德旺在引进新技术新设备、降低成本的路上持续摸索。在同质化竞争激烈的情况下,顺利转型为汽车玻璃配套商,并很快占据了将近一半的市场。

同年,福耀玻璃上市。

如今,福耀玻璃成为世界多个汽车品牌的全球配套供应商,并跃居为世界第一大汽车玻璃厂商。

除了做玻璃,有太多的机会可以让曹德旺赚的盆满钵满,比如1991年,福耀上市的时候,他主动屏蔽了做房地产获利的机会。上市后,又放弃了做私募基金和金融的方向。

但是,曹德旺从不后悔。

因为他很清楚,自己对玻璃情有独钟。如同看书喜欢把一本书翻烂、吃透一样。他工作甚至生活的意义,不是为了钱,只是为了做好一片玻璃。

艾问·快问快答

艾诚:在2016年的时候您宣布要用10亿美金在美国建厂,您认为中国的制造企业除了人的成本有一点优势以外什么都比美国贵?

曹德旺:美国从七十年代开始去工业化,做虚拟经济、做IT,应该客观的承认,在美国制造环节的成本跟中国比,各方面的要素成本都低,中国人很敬业,做事情效率也高,但是如果加进去交易成本跟制度成本,中国企业是没有竞争力的。

艾诚:您曾被造谣要“跑路”,你对中国企业家“跑路”怎么理解?

曹德旺:我不知道他们怎么想,反正我不会离开中国的。

艾诚:福耀玻璃成为全球最大的玻璃企业,走到今天最重要的是什么?

曹德旺:负责任。

艾诚:中国现在很多虚拟经济,互联网经济,房地产经济,您如何看待?

曹德旺:他们做他们的,我只做玻璃,只守在我的阵地上。

艾诚:中国的百姓以及企业主,应该对中国经济持有什么样的态度呢?

曹德旺:戒掉贪嗔痴,按照你自己的本领做一个工作。

艾诚:今年公司上半年的营收是87亿多,增长14%,净利润竟然有13亿多。但是,在美国的公司亏损上千万美金。

曹德旺:去年美国工厂亏了一亿美金,按照今年上半年跟去年上半年同期对比的话,亏了一千万美金,我认为很满意,因为6月份开始盈利了,今年不亏一亿美金,就算持平我也相当于赚了一亿美金。

艾诚:您作为顶级企业家的代表,在外汇政策上有哪些呼吁吗?

曹德旺:一个国家的汇率跟它的外贸价格相关,人民币升值产品就降价了,它本来就亏本,降价不更亏了?我本身就是农民企业家,皮比较厚,反正我知道我在做什么。

艾诚:有一篇叫《中国工厂遇到美国工会》的新闻又炸了,您能不能分享一下真相,到底工厂和工会怎么了?

曹德旺:我很自豪福耀是中国对美投资制造业最大的企业,如果中国企业到美国投资,就好像你到亚马逊岸那边玩的时候会碰到鳄鱼,满地都是鳄鱼,这很正常,碰到鳄鱼不等于会被鳄鱼吃了,我会碰到鳄鱼,但是我有治理鳄鱼的办法。

艾诚:俗话说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那“曹二代”们准备好了吗?

曹德旺:曹家的后代非常有勇气,真正落实了他老爸的勤劳和朴实。

艾诚:伴随着智能化的提高,工人失业也是一种可能的社会现象,您怎么看?

曹德旺:当然会有那一天,但不是现在。中国的制造业还非常落后,真正把大数据应用在管理中还是有一定差距的。

艾诚:您是中国首善,捐款已逾80亿人民币,您建议别人和您一样也多做慈善吗?

曹德旺:做慈善不是目的,最终目的是做人,只要你心地善良,有德仁之人,有怜悯之心,愿意同情别人、帮助别人,做社会有益的事情,这本身就是善。

艾诚:您怎么理解格局?

曹德旺:格局在我的理解就是意志、愿景、心愿。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结构介绍 | 新闻动态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